搞到炮友的真实经验

发布于:2020-10-12

由于我的父亲在台中开了一家诊所,所以想当然一定有请些护士,但不知我父亲在应徵护士时是否有挑选过。每次来的护士总有着一定的水準,所以每次当我在打手枪时,有时就幻想着和护士激烈欢爱的场景,好不过瘾。   直到有一次我升大四的那年夏天,原来的护士不再继续做下去,所以家里诊所应徵来一位新的护士小姐,名叫小君,年22岁,高约160、有着一头乌黑长髮身材虽不是我最爱的波霸体态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