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深夜,我被歹徒强暴征服

发布于:2020-10-16

已是深夜两时多,窗外银月高挂,我在一盏孤灯下与模拟试题博斗着,为了高考,我已经不知过了多少天早起晚睡的生活。头部隐隐作痛,脑子一阵昏涨,但我很清楚只要再捱过这几晚就可以完成了,也就是这样的推动力打消了我上床休息的念头。 沈重的眼皮不断的在引诱着我离开书桌,转到温软的大床,就在我几乎要被疲劳感打垮的时候,腹中的空虚感忽尔袭来,让我回过了神。我知道,其实我的準备已很充足,不用这样去催谷自己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