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暴开苞两姐妹-姊妹情

发布于:2020-10-17

「铃~铃~~~~」「喂!」我心里还在嘀咕是谁这幺晚还打电话来。 「喂!蔡彦博吗?我是许慧玲。」 一听到这个名字,我的下体不禁升起一股热意。 许慧玲是我大一参加电脑择友时认识的笔友。本来对她并无好感。因为很少有女生字写得这幺难看,又没有什幺内涵的。但是因为她的热情使我无法拒绝,也就这幺持续下来。 在通信不久后,我们也如一般的笔友般见了面。也如一般笔友见面的结果-见面是幻灭的开始。不过